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潮流产品 >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

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时间:2020-08-01  阅读:300  点赞次数:600  
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脱网达人野人(刘焌陶摄)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野人与solar girl一同品尝用太阳热力烹调的咖喱野菜。(香港电台提供)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Jeff与Rose带同五个孩子居住野外,女儿年纪轻轻已懂得操作大型机器锯木建屋。(香港电台提供)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野人认为太阳能的读数仪器让人更充分掌握生活每个动作与耗电量的关係。(香港电台提供)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野人跟随艺术家Catherine採集海藻。(香港电台提供)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脱网达人野人 走访脱网一族后,野人新目标──能源自给

从手机循环播放的一首歌裏转醒时,巴士才前进了三个站。外号野人的莫皓光不住在深山,却住在八乡一处必须途经二十几个巴士站才到达的村落。巴士每站停下,司机甚至耐心地打开车门等上几十秒,恐防要赶车的乘客错过班次,这对我等都市人来说简直是个神话。而对野人来说,住在公共交通网络覆盖的地方,大概已经十分方便。「居住在香港,水、电、交通这些基本设施,就好像一张张无形的网,覆盖城市每个角落,让我们解决生活大小所需,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要这些现代生活配套,离开层层罗网,生活可以有更多可能性呢?」这是他在纪录片《脱网人生》的独白。

在物慾极盛的现代都市中,过着极简生活的野人觉得自己脱网只是脱了一半,参与拍摄纪录片,亲访加拿大和日本的脱网一族回来后,反思自己这种生活模式停滞多年,想要往前再走一步。

「你沿眼前大宅的砖墙走,一直上山,见到分岔路转左,大概行五分钟就到了,我住最入那一户」。跟随野人在电话裏的指引,记者在阴凉下午登门造访。皮肤黝黑的野人笑瞇瞇打开铁栅迎接,「好叻啊你!」他说儿子在屋裏午睡,差不多要醒来了,我们走上屋后方小坡道上的空地,坐在木櫈上聊天。聊着聊着,才知道这套木枱櫈是拾回来的,记者有点惊讶:「我以为是你自己做!」「噢不是!我都想可以自己做,但已经有成set很靓的执番来,社会浪费得夸张,连自己做的机会都没有。」他说这访问完了就要出去开会,为将至的年宵市场的资源回收做準备,「到时又好多嘢执」。

野人简约的生活方式,在传媒猎奇式的报道下,引起过不少讨论。他直接饮用屋后过滤了的山水、天气再冷也不洗热水澡、只用清水清洁身体和家居、家裏九成物品捡拾而来或自己製造……十几年来如此过活,向记者不厌其烦地覆述时,说得平淡。「我十几年来没有买过新衫。」他的节俭,记者早有听闻,所以率先观看《脱网人生》试片时,当看见他出访寒气凛然的加国,心裏确实替衣衫单薄的他担心御寒衣物要如何张罗。

自大学毕业后,野人从城市搬到乡郊,他形容自己从典型会打机、会买外卖的城市人「突变」,一开始对环保的认知只是做好回收,「还是会照买嘢饮,买有包装的食物」,直至遇上自然学校的老师,才知道回收以外,环保更与所有生活习惯有关,「原来在香港不止可以在城市生活,还能贴近自然,呼吸新鲜空气,很健康,同时可以处理自己的厨余,用到附近的水资源,种菜给自己吃,在城市长大的我从没想过」。

城市生活逼人浪费

「城市的设计好像逼人要浪费,来到郊外就有很多可能性出现」。他觉得城市生活主张以机器解决问题,「空气不好就开空气清新机、很热就开冷气,很冷就开暖气和热水炉,教你用科技或者消费解决,但去到大自然,就是用身边的资源解决,就地取材,不假外求」。问到这些年的生活可有艰难时候,野人认真想了想,「……无乜嘢艰难啊。对我来说,在城市生活更艰难,对浪费要妥协,那种不合理的妥协更令人难受」。他记得早期因能力不足,的确有点手足无措,但这些「手板眼见工夫」不难学会,反而重返城市生活却是难以想像,「住在城市的话,看见厨余明明可堆肥,却要当垃圾扔掉。明明旁边有山水可用,政府又不用,水流晒落渠,我又很难引上来二十四楼用」。

「现在的香港还在一个有得选择的时代」。野人说其实自己偶尔会买饮料,不过是到凉茶舖,或者带瓶子到豆浆店购买,「近两年多了人讲裸买,我十几年前已经开始这样做,但一些新区的私人屋苑只有一家超级广场,你就没有选择了。当香港比如元朗、大埔、上水还有得选择时,你就要去选择,不然第时就好似你所讲咁,被迫了,一係就唔饮,其实好倒退」。

脱网重启人的能力

《脱网人生》第一集,野人与摄製队前往加拿大卑诗省西部一个全无陆路可达的湖泊中央,探访以旧鱼排搭建自己居所的艺术家夫妇。他跟随Catherine採集用于种植的海藻,又与Wayne驾船出海钓鱼,发现他每次必在鱼获中,会分一点给随他口哨飞来的白头鹰。两夫妇靠种植和捕鱼在岛上生活了二十六年,「当我们做正确的事情,大自然就会协助我们」,片中他如此告诉夫妇俩自己对人与自然的思考。

「大自然所有生物的存在,都令大自然可永续下去,但人类近几十年的生活方式对生物造成愈来愈大破坏,令大自然失衡,不可继续下去」。野人认为城市人往往只顾满足个人欲望,没有考虑其他生物的感受和生存空间,「我觉得人是万物之灵,每生存一日,都有责任令世界变得更好,或者起码不要变差」。他认为令世界变好不必身居高位或者拥有很大权力,「由我们生活开始,我们喝什幺、吃什幺、买什幺,或者少买一些什幺,都可以对地球有正面帮助」。

第二集,野人在节目中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踢踏舞者Asaki 为鼓励人们体验大自然并尝试寻找自己新生活形态,开设了「Asaki University」,野人静躺在林间感受阳光洒落脸上的树影,聆听乐手与自然共谱乐韵。一日之终,他回到屋内,铁桶下柴火吱吱烧着,他带着害怕被煮熟的心情挤到高而窄的铁桶裏洗澡,搞笑的出浴场面令人难忘。话说回来,如果顾虑大自然,为了节源,在香港他同样能够捡拾废木生火,再取用山水,不也能每天享受一次热水浴吗,为什幺要如此刻苦呢?「我觉得人的本能是不需要冲热水凉的,我在香港土生土长,我的身体就有能力适应香港天气变化,冬天不用冲热水凉,不用暖气,夏天不用开冷气,我们应该有这种适应力」。他没有伪善地为了坚持环保一成不变,顾虑到初生孩子体魄未固,他还是打开了热水器给儿子洗澡,原本和太太用手洗衣,因孩子更换的衣服太多,捡来二手洗衣机洗衣,「我觉得都ok啊,要用就要用㗎啦。」他耸耸肩。

野人实践简约生活,除了从环保角度出发,更是相信人类的本能。居住城市,生活大小不必亲力亲为都能顺利过活,令人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渐渐失却,「脱网另一角度来说,我想就是回复、重新启动人生存的能力,减少对外界的依赖,自己动手动脚,做番个人」。回想初搬到鹤薮,生火、种田、驳水喉、烧柴统统搞不定,「觉得自己什幺都不懂,港大毕业又如何呢?生活基本的common sense係零,我就想十几年读书读了什幺呢?」记得第二集到卑诗省中部探望住在森林裏的一家七口——夫妇Jeff和Rose与他们的五个女儿,「最惊奇是佢哋啲女骑住马出来接我哋!」片中,年仅十六岁长女和十四岁二女已经手执电锯,亲自量度并锯出木条起屋,也懂得养蜂、牧羊,父亲更带女儿各执一把猎枪打猎,说要女儿亲身体验明白食物的价值,「她们就是很有生命力的孩子!」野人感歎。

省电的毅力

野人在香港,已经比许多人生活得节约,低用电量让他每月只需缴付约四十元电费,「我住在郊外,每个月交几十元电费已经觉得很犀利,她住在城市裏,可以完全不用电!」他所说的,是到日本东京都拜访的织布染色艺术家藤井小姐。外号「Solar Girl」的藤井,经历大地震后深切体会过于受制于电力公司,自此切断家中电箱电源,单靠两块太阳能板以及单车人力转化电力,更自製各式器具,比如靠日晒煮熟食物的管子,应付日常所需。是不是环境容许她可以如此生活,起码要有放得下太阳能板的阳台?「那两块太阳能板其实生产的电力都不太多,关键是她整个生活的方式,令她耗电量咁低,她自己做取暖的油灯,煮食都不用电,她好像没有雪柜的,想省电的毅力很厉害」。野人觉得心态才是关键,「零和一很大分别,我是一,别人是九,但一踏往零那一步很难。我现在太阳能自给自足够电都好,我不会剪掉电表的嘛,你看solar girl居住城市还做得比我彻底!」

与野人聊起自然建筑,记者知道以自然物料建屋的人大多是农夫,往往因为平日身处广阔自然环境,不会追求把屋子起得很大,遂问野人:「所以住城市还是住郊野,其实很影响你生活的心态?」野人睿智地回答:「或者其实是你什幺心态,就影响你住哪裏。」他说当你选择简单生活,需要的钱就会少一点,那就不用常常上班,这容许你可以住得远一点,享受廉宜一点的租金,也有更多私人时间和空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切环环相扣。

自给自足共享生态村

纪录片第四集,野人参观了一个欢迎陌生人前来共住、协助打理农场、共享农作物收成和生活资源的开放农庄「Blue Jay Lake Farm」,也拜访了日本富士山下的木之花家族,那裏的人各有岗位,靠务农、养蜂、织布等,自给自足率高达九十巴仙,更有农产品剩余可输出。野人说,他和一些朋友也想过在香港搞一条生态村,想像用三千万买一百万呎地,筹集一百人,每人用三十万元就有一千呎地,部分空间用来建造公共空间,减省资源重叠,「比如电视不用一人有一部,也有公家厕所、厨房可以共用」,他觉得不必完全複製木之花家族的做法,拥有共同生活理念的人可聚居于此,仍能出外谋生,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事,「你有瓦遮头,就有多点空间创造其他嘢」。他理想中的生态村是以永续方式一起生活,但这个大计他没有落实,现时在自己创立的社企「自然脉络」任职导师,更多时间和气力花在推广环保和简约生活,希望启发更多人。

资源应花得更有意义

纪录片系列中,许多主人翁都是经历自然灾害后才有所顿悟,以脱网改变生活方式,那幺香港人呢?「城市的邪恶在于,帮你挡住不少危机,停电又停不到城市咁济,所以城市人要觉醒比较难」。他甚至推想,因为会造成管治的隐忧,政府未必希望地方能够在能源上自给自足,「站在中国的角度,香港如果所有嘢都可以self-sustain,就会有机会讲港独,食物、水源可以自给到,独立的机会就会高咗。现在一关水喉,香港已经没有水用的,你咪无咁识得讲独立」。经历过颱风山竹吹袭,野人所住村落有半条村停电一星期,他觉得始终要具备危机意识,「香港有不少外露电缆,有灾难时会断电,如果有一定自给率,比如用太阳能发电,起码足够你着灯,煲到热水、充到手机」。他觉得思考能源自给时候应该更远视,「每个地方其实应该有一定程度的自给率,当每个城市都解决到自己的问题,中央要解决的问题便少了,钱可用在医疗等更值得花的地方」。从自己做起,当能够自己解决水、电的需求,就能减少对公营设施的依赖,「就算政府说不驳水喉给你了,不拉电给你,或者不收厨余了,都没有问题啊,你留番资源去帮其他人啦」。他觉得帮助别人之前,首要是减少别人对自己的帮助。

从筹备到拍摄,花了整整一年,这次经历令野人反思自己在环保简约生活的一个阶段已停滞太久,未有再往前进,回港后,他积极思考如何提高能源自给率,着手在屋前建造储水缸应付旱季,「山上有个储水箱,是它的两倍,饮就够你饮一两个月,用的话都很多水,有四五个浴缸」。另外,也请来专家朋友帮忙在屋檐上搭建四块太阳能板,「足够顶一日阴天,即是一日发电可以用两日」。使用太阳能发电,他也不肯就此罢休,继续认真思考怎样才能更环保——储电的电池寿命只有五至八年,含毒不能随便丢弃,因而判断卖电给政府,直接从入屋电线输出反而更环保,虽然这无助脱网,他始终认为往后值得向这个方向进发。

香港电台外判纪录片系列《脱网人生》日期:2月每个周六及3月2日时间﹕晚上9:30频道﹕港台电视31文 // 潘晓彤图 // 刘焌陶、香港电台提供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文章